现代装饰设计师专访饶保华别样的旧建筑改造情怀

  •  

    2016128日,《现代装饰》杂志社记者刘彦廷特约专访了深圳室内设计师饶保华。在此热烈祝贺饶保华的设计作品《春秋舍设计师酒店》荣获“2015年第十三届现代装饰国际传媒奖·年度酒店空间大奖,让我们一起走进饶保华的设计国度,听饶保华诉说他的设计之道,一起感受他的设计初心。非常感谢饶总在百忙中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跟大家分享其坚持旧建筑改造情怀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刚刚过去的2015年,《现代装饰》杂志社已进行过几场的旧改建筑的专题报道,而国内也已有一些设计师正通过他们的旧改案例作品来向大众传递建筑旧改的正能量,而本次接收特约采访的设计师饶保华,则凭着旧建筑改造酒店作品斩获第十三届现代装饰国际传媒奖·年度酒店空间大奖

    当国外的旧建筑改造渐成气候,国内大小城市的高楼还在急速拔起,拆拆建建仍是是现在国内建筑业界的常态,难道旧建筑除了拆,就没其他价值了吗?纵观欧洲那屹立几百年还风范犹存的古建筑群的傲然姿态,再反观国内越来越高大上的高楼大厦,前者仍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诚然,国内的小众设计师们已经开始默默履行他们的社会责任感,通过作品来引起社会大众对旧改的重视,倡导不大拆乱拆,要活化旧建筑,赋予旧建筑新的健康生命。而饶保华的旧建筑改造项目《春秋舍设计师酒店》的成功,让人仿佛嗅到中国旧建筑改造春天的气息。

    《春秋舍设计师酒店》荣获“第十三届现代装饰国际传媒奖·年度酒店空间大奖”,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在此非常感谢现代装饰国际传媒奖组委会对我作品的认可。我觉得这是值得欣慰的事儿,表示大家对《春秋舍设计师酒店》项目的认同,意味着我的设计坚持获得评委的认同,更加鼓励鞭策着我要坚持自己的设计理念和价值观,继续努力前行。

    分享《春秋舍设计师酒店》的设计初衷。

    我们设计师常慨叹“设计是妥协的艺术”。因为在设计项目中要妥协的情况颇多,比如妥协于施工时间的紧迫,妥协于施工项目所在地的工艺设计水平和材料供应的不足,妥协于投资方经费的额度限制等,虽然设计师想方设法做最好的设计,但妥协的地方太多了,项目的最终落地往往是综合妥协的结果。这些妥协往往让设计师失去了对设计本身意义的理解和把握,会一定程度上忘记设计的初衷。设计的本质是什么?我个人认为,设计的本质是用恰当的方法来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最恰当的设计才是最好的设计。做春秋舍设计师酒店的初衷,是为自己妥协一下,这个项目是我参与投资的,因为条件限制,没资本圈子和合适的投资人,所以在自己的资金能力下投资了这个项目。综合自身投资的资金和建筑物本身的条件、以及可挖掘并利用的各种条件,想方设法去制造一个我认为比较合适的作品。这就是我的初衷。

    分享《春秋舍设计师酒店》的设计灵感来源

    至于设计灵感,主要来自于项目所处的地点,项目所具备的条件,它本身是一个废弃的旧建筑。我第一次接触它的时候,考量过它的现状是否合适于我心目当中可以被改造成为一个酒店的考量,我觉得它适合,所以,我选择了它,它曾经是一个蒸馏锅炉房与染料车间,还曾经做过一个复印机的生产车间,还做过食堂,它的痕迹和历史很有趣,有一个艺术家还租用它并垒成一个窑,我们现在改成一个影音厅。所以,这个项目的灵感是来自于这个建筑物传递给我的信息让我联想到我们整个中国解放以后,工业化的过程浓缩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在里头,西安的工业化也是全国工业化的一个缩影,都让我联想到,我的生命与它存在的年代所共存的记忆,这是我的灵感初衷。让我开始寻找能留下那个年代的记忆,承载很多的历史信息,开始寻找用一些材料能唤起那个年代的记忆,让历史在这个项目中再显。我用旧报纸为装饰, 只因报纸是小时候给我留下非常深的识别记忆,最早留给我的对于装饰装修材料的记忆,就是用旧报纸来糊墙。因着这份童年的记忆给《春秋舍》项目提供了装饰的灵感思路,让我有想法和坚持,于是,我用最执拗最偏激的方式来表达最突出朴素的装饰与装修,同样实现了设计的功能,但是,用的是最朴素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也提醒我们的设计师要明白装饰装修的实质是什么。

    作为兼任投资人和运营管理者的设计者,您是如何实现角色的灵活切换?

    作为设计师和投资者再加上运营管理者的身份,因三种身份不同,出发点固然不同,诉求都随之不同,三者间又不可避免有冲突,这些感受应该很多设计师都有同感。其实作为人,都有自己的本位的东西,我们做设计的,设计是我们的本位,设计师通常是完美主义者,总想做最好的设计作品,不可避免会出现超支的问题,我也不例外!投资人和运营管理者的诉求也是有冲突的,我在这三个身份切换当中都存在着对立冲突的矛盾,以往这些是发生在几个独立的个体中的,而我是一个人集这些矛盾于一身,抉择很艰难。通过这个项目更加体会到,设计是一门妥协的艺术,而这妥协的经历是别人少有的。可见我的煎熬之大。

    面对设计施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何应对?

    设计是妥协的问题。在时间上的妥协,很多时候都会遭遇许多来不及思考的问题。在《春秋舍设计师酒店》这个项目施工过程中,我们没用到非常多的新材料和新工艺,而是用很多的传统材料,项目中用得比较多是旧报纸和水泥,用旧报纸代替了墙纸,但报纸终究不具备墙纸的物理性能,所以,我们需要前期做很多的实验,来解决报纸会出现的问题,怎么让报纸牢固贴在墙上,怎么用报纸做出一些创意的工艺品、怎么用报纸上所记录的文字变为讲述历史故事的装饰画,都花费了大量的心思。《春秋舍设计师酒店》项目中独创的手电筒创意灯,当中经历了多次的失败,最终在坚持改进与反复实验中才得成功。如果想要出其不意地使用新材料呈现趣味的视觉感受,我给大家一个建议,那就是需要自己亲自参与试验的过程。春秋舍项目中我遇到的较大问题是:建筑墙面地面水泥的年份不一致,导致了很大的视觉差异,施工过程中,颇费周折地通过特殊工艺来处理,尽量让它们在视觉上减少差别。斑驳,破旧的视觉,让人产生联想,使三个不同年份的水泥通过处理从而在视觉上形成一个好的反响。

    《春秋舍设计师酒店》与以往设计酒店项目有哪些不一样的感想。

    一、这个项目是我参与的程度比较深的一个项目。全程把控,软装部分是自产的,自主设计部分家具和灯具,里面的一些制作是整合了很多人的的成果。设计过程中还带着我女儿一起参与创作,跟我一起完成一些画作,过程还蛮有趣的,把自主权交给女儿,我听从她的指挥一起创造。

    二、酒店投入运营,需要改善的地方仍较多。关于作为三个角色的建立点的平衡的妥协,在设计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没有来自我本人之外的设计的比较,在做任何一个项目之初,设计方案需要别人给你评判,评估可行性,这些评判由专业人士来评判,有外部的力量的约束,但是,这个项目是由我自己来评判的,所以也是很有难度的,最简单也是最难的,因为我做的项目的是公共类的产品,需要让更多的人或者你设定的目标客户群来愿意接受认同你的产品,而我过往的认知来判断是会存在偏颇的。有时候坚持自我也需要一些东西来支撑,而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在这个项目上有一些需要改善的地方,有自己比较偏好的风格,但是每一个风格的展现其实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过于偏执会排斥其他的想法和可能性。
    三、作为一位男性设计师,我的酒店会让一些女性客户难以接受,所以,我需要听她们的意见,让空间被她们接受或者喜欢。

    《春秋舍设计师酒店》成为旧建筑改造的成功案例,旧建筑改造能成为中国的趋势吗?

    谈不上趋势,在旧建筑的活化和利用的层面,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从国外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这是必然的过程,这么多年,我们国内在兴建一些新建筑,我们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建筑需要改建和改造,不再遵循大拆,而以改建和扩建让它的功能多元化,我觉得这个尝试是有意义的,在欧美国家这些案例太多太多了,我们未来也是一个必然,但目前未成气候。

    您设计过那么多酒店案例,在不同区域,酒店设计的不同取决于哪些因素?

    我觉得一个建筑要满足于受众,无论是由谁设定,都需要经过一个冷静思考判断的过程。基于这种原理,我们所做的每一个设计作品都需要符合一个受众的期待的,无论在哪,要把握原则,要去分析设定的群体,符合受众的期待,每个项目的切入点设计手法和传达的信息是不同的,你要有一个很好的恰当的信息传递给你的受众,让你的受众真正接受,让你设计的项目不仅仅是好看,最终还要好用,便于经营管理,让它的生命健康,这才是根本。在这之外,由于主导思想下所做的诸多的工作,相应来说,反而是简单的,因为要想设计做得如何好看不是难事,从信息传递角度,要把信息传递给你的目标受众是最难的,不但要做到你认为的合适,让他们检验是否合适;还要让你的受众认可,这是最难的,不同地域的设计方案,首先取决于受众的不同,至于设计手法的不同,每位设计师都有自己的切入点,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地域文化对酒店设计产生哪些影响?

    非常明显的,地域文化对酒店设计的影响力量之大是设计师所难以预计的,很多设计师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却是常常脱离市场的,如果设计项目符合受众,并集合地方文化,反而不是最好的,大家熟知“泥拐腿上田”理论,“泥拐腿”有很多局限,文化和认知,经历等,反而不接受地方文化的装饰风格,改革开放后,呈现的欧风一条街,地中海风格等,就是“泥拐腿上田”理论的具体映证。现在经济的发展,开始转变,文化自卑消失了,文化开始自信,回归文化本真,所以近些年兴起的高端的新中式设计是一个证明;所以,是否以“地域文化”作为设计切入点,实际上是市场因素,而非设计的必然选择!

    非常感谢饶总在百忙中接受我们的独家专访,衷心祝愿饶总在新的一年里,设计事业更上一层楼,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好作品。